较好补天道千一零二天威有时尽忧思难断绝

时间:2020-09-25 01:04:34

补天道 千一零二 天威有时尽,忧思难断绝

“灌顶劫……”

常识性的东西从未离开过记忆,因此陈前很容易想起来,道:“气武道通向神武道的关卡……不对啊!”

他难以置信的问道:“你说是灌顶劫?那不是灌顶巅峰就要度过的劫数么?他早已是神,为什么要渡劫?”

段凌夜正色道:“不仅他是神,我们也是神。你敢说你不是神武道?”他咬牙道:“你也有领域,也有神通,你说你是不是神武道?”

陈前明白了他的意思,道:“我们都是神武道,可是我们都没渡过劫。”

一声巨响,一道天雷迎头劈下。

蓝紫色的雷电劈在山头上,霎时间笼罩了整个山头,毁灭的气息扑面而来。

陈前和段凌夜同时变色,身子往后急退,只听轰隆一声,雷电劈在金属山上,一圈圈的电弧从山顶往下蜿蜒,金山燃烧起来,像一座青白色的火炬。

雷火之威,千里之外亦能感受。百里之内,很难不受到牵连。

而陈前和段凌夜,已经瞬间退出百里之外,堪堪到了波及圈外。饶是如此,也觉得如芒在刺,神力一跳一跳,几乎控制不住。

望着远处化为火炬的两座山峰,两人同感心有余悸,陈前忍不住笑骂道:“在雷天竖这么高一个金属靶子,你真他妈是个天才。”

段凌夜骂道:“废话,谁他妈知道……”突然发现陈前有异动,一伸手抓住他,道:“你要干什么?”

他骇然发现陈前又要回去,急着道:“你要找死么?”

陈前道:“孟帅还在。”

段凌夜诧异道:“废话。孟帅当然在。这本是他的劫数。”

陈前道:“我们离开,他一个人如何抵挡天劫?”

段凌夜斜眼看着他,道:“所以你回去一起送死?”

陈前道:“未必就死。”

段凌夜道:“你自己信吗?我告诉你……”音未落,把陈前一拉,两人再退数里,只听嗤啦一声,陈前原来的地方竟被烧成一片白地。

轰隆隆――雷声震耳欲聋。只见一道又一道的电弧从天而降,如瀑布一样倾泻而下,眼前除了光就是火,不断闪动的强烈光芒晃的人眼前昏花。

雷声中,段凌夜大声吼道:“你干什么了?招来雷劈?”

陈前跟着吼道:“****屁事!雷劫开始了。”

段凌夜大声道:“你知道就好。记着你的话,干你屁事!这是孟帅的劫数,不是人劫,是天劫!既然要登龙门,岂有不经历劫数的?渡劫的磨难自然他受,渡过劫的好处,他也全收。这是他和天意的事,其他人无法干涉,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会不明白?”

陈前道:“我明白!”话虽如此,却还紧紧握着刀,死死盯着雷火。

段凌夜长叹了口气,知道陈前的心性就是如此,明明知道不该做、不能做也不会做的事,只要他想做,就会百无禁忌的去做,谁也拦不住。好在看他也只是以防万一,没有现在就要冲上去,还要事到临头拦住的机会。

因此段凌夜只道:“把刀子收起来。刚刚你还说我树立了金属山,你还举着雪亮的大刀片子乱晃,你是怕雷劈的不准吧?”

陈前果然收起了刀,平下心来,又恢复了如岩石般的坚毅神态。

虽然陈前想要进去,但事实上两人越退越远。因为雷火实在太厉害了。

段凌夜看着,心越来越往下沉,因为他对自己的信心在一点点消融。

这就是天劫么?太强大了!

之前元化闻作者:出面,也强大无比,但就算那时候他面对元化闻,也只是恨自己不强,从没有这样从心底望而生畏。元化闻再强大,也只是他目前达不到的水平,并非永远无可企及。譬如这回闭关之后,他就有信心,再次面对元化闻的化身,大可正面一战,胜败未知。

然而今日面对天劫,种渺小无力的感觉再次升起,他仿佛回到了海上,一叶扁舟在惊涛中上下颠簸的情形,甚至比那时更无力,那时还有一艘小船,现在却觉得只身溺水,连一根救命稻草也没有。

他不断地问自己,若是天劫对的是自己,能平安度过么?

也不必怀疑了,直接就有答案――十死无生。

不只是他,陈前,包括当初的元化闻,谁也难在天劫中留下一根完整的骨头。孟帅如何,他还不好说,长时间的分隔让他不能度量孟帅的实力。

段凌夜只是陷入了天大的疑惑中――倘若这就是天劫,那么谁能在界主顶峰渡过?倘若抗过这样的天劫,才能说是神武道,那他们这些现成的神武道抗不过,是不是说明……他们不是神武道?

这又岂有此理!

若说他们不是神武道,他们又比界主高的岂止一点半点?那是不同境界的碾压,并非作假。而成了神明之后,他们举手投足能控制世界,毁天灭地也非难事,怎么又不是神武道了?

可是……天劫在眼前,而他们又确实没经历过天劫。

段凌夜心中闪过一句话,这句话他自己也不明白从哪里来,有什么意义,但就是闪了过去,如闪电一样掠过脑海。

“难道一切都是假的?”

这个念头当真奇怪,不知道指的是什么。什么是假的?谁是假的?怎么假了?细思下去,就无穷无尽了,他想着,在空中迟滞了起来。

虽然电闪雷鸣中,他疑惑的表情不为人所知,但他迟疑的动作却极为突兀,虽然脱离了最中心处,但时不时有零星雷电劈来,需要不停地躲避,他这么一停,立刻陷入了危险境地,还挡了陈前的路。

陈前差点撞上他,不高兴的推开他,道:“你疯了?想什么呢?”

段凌夜回过神来,脱口而出道:“我在想……谁在骗我们?”

陈前只觉莫名其妙,道:“什么玩意儿?谁骗你了?”

段凌夜道:“就是不知道啊。”他只觉得头痛起来,用手按住太阳穴,道,“身在此山中,不识真面目。”

陈前集中精神观看天劫,听到段凌夜说得古怪的话,道:“你还真有禅意,打机锋么?比孟帅想的都多。”

段凌夜道:“他一向多想,不知想出什么了没有?我们这些人都是假的,或许唯独他弄假成真。既然成真,多半就能高屋建瓴,看出些端倪来。”

陈前大怒,道:“胡思乱想也要分场合,你再说这些屁话,我把你打出些端倪来。”

段凌夜不再多说,只道:“和头脑简单,肠子都比别人短一截的人没什么可说的。”

此时天劫的形态渐渐变化,雷电没有刚刚那么多了,但每一道比之前还要强力。细碎的电蛇被火球一样的闪电球和一道道闪电链吞没,不断的砸向地面。每砸一下,爆开的强光都让人险些失明。

突然在某一瞬间,一切雷电都停了下来,甚至也风也停了,世界仿佛陷入了一瞬间的静止。连时间都停滞了。

然而段凌夜并没有松一口气,反而心中一紧:最强大的要来了。

刚想到此处,一声仿佛断裂一样的巨响从天上传来。

青紫色色的闪电从天而降,段凌夜在一瞬间闭上了眼睛。即使他及时闭上,仍感觉视膜一阵烧焦般的疼痛,若迟上刹那,恐怕真的要瞎了。

强光、高温、气浪!

仿佛地狱火山爆发一样,一阵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段凌夜的身躯往后跌去,一落地便主动往后滑行,一直滑到温度可以忍受的地方,头发都已经烧焦了。

他一停下来,立刻伏在地上,埋下头,等待着浩劫的过去。

这样狼狈的躲藏天威,让他想起了很久之前的某一次,惊天动地的地震,天塌地陷,世界崩溃,他也曾如此无力。

只是那场记忆虽然在他脑海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画面,可前因后果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该死的遗忘!假货,都是假货!

不知从何而来的念头一直狂涌着,心神被占据,时间也过得快了一些。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闪电已经平息了。

真正的平息了,一丝丝凉意沾到了皮肤上,那是天降甘霖。

下过雨,乌云就要散了。

听说天劫过后的甘霖神妙异常,但段凌夜没有感觉,他只是借用雨水抹掉了脸上的灰尘,重新站起身来。

四周还是很暗,比起之前甚至更暗些。因为没有闪电照明,雨幕扰乱了视线,远处的景物都看不清楚。

虽然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但有一件事,他一眼就看见了。

山没了。

之前三座大山,陈前劈碎了一座,金他最关心的就是开通两岸海运直航。  “成本节省2/3属化后被雷烧了一座,还有一座就是孟帅闭关的所在,在最后一波雷电下落之前,他还依稀看到影子。

而现在,面前一马平川,再无山峰痕迹。

段凌夜有点慌了,起身冒着雨向前赶去。

一路走来,雨从小到大,又从大到小,最后只有淅淅沥沥的雨星,乌云散的差不多了,最后一层薄薄的云雾中,透出澄蓝色天空。

蓝天下,山峰原地,只见一少年垂足闲坐,神色安宁,雨水从他身上落到地上,没有沾染分毫。

看到段凌夜来,少年露出微笑,道:“段兄,好久不见。”


宝宝腹泻什么症状
信阳白癜风诊疗医院
止汗露缓解狐臭
相关阅读
红会开放救助渐冻人账号是真的吗红会还能相维权 2020-10-31

红会开放救助渐冻人账号是真的吗 红会还能相信吗及捐款会不会真的救助渐冻人揭秘上午获悉,由中国医师协会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共同发起的中国渐冻人专项善款救助账号于今天启用。中国医师协会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最近冰

新政下哪些地方房价将大幅下跌维权 2020-10-31

新政下那些地方房价将大幅下跌?京十五条消息发布后一周,从成交量、销售价格、二手房信息等表现来看,被称为最严限购令的北京版限购细则,对北京房地产市场,已经初步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京十五条发布后一周,北

石油之城东营遭遇气荒公交一度被迫停运维权 2020-10-31

石油之城东营遭遇"气荒" 公交一度被迫停运据中国之声《纵横》报道,山东省东营市,也被称作 石油之城 。这座依油田而建的城市,或许是最不该出现 气荒 的地方。然而,最近很多山东东营的出租车司机给中央台打来,反映当

钢材出口退税今起上调钢材维权 2020-10-30

钢材出口退税今起上调_钢材分析人士认为,此举对刺建议喜欢铁板的玩家优先将他们升满;混元真气和三花聚顶则是每提升一级心法激钢材出口作用有限 从今天开始,冷轧、不锈钢及取向硅钢、合金钢等产品出口退税提高至9%

李克强坚持发展第一要务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维权 2020-10-30

李克强:坚持发展第一要务 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4月10日至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后,在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省长蒋定之陪同下,深入海南基层考察调研。企业登记和管理制

辜仲谅一亿交保特侦组未限制住居出境维权 2020-10-29

辜仲谅一亿交保 特侦组未限制住居、出境台海11月25日讯 对于牵扯弊案当中的中信金控前副董事长辜仲谅以一亿元交保,特侦组发言人陈云南表示,辜仲谅先前已被通缉,但他仍愿主动回台以证人身份说明,检察官经讯问后认为

友情链接